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澳门威尼斯人开户
当前位置:首页 > 澳门威尼斯人开户

澳门威尼斯人开户:美国经济周期正在迈向拐点?2019年下行压力明显增加

时间:2019/1/12 17:14:52  作者:  来源:  查看:10  评论:0
内容摘要:  近期,美国股市的大幅波动引发了市场对美国经济前景的担忧。这并非黑天鹅事件。美国经济在2018年下半年出现一轮调整,且集中表现在股市上并不意外,当投资者在为美国经济欢呼雀跃时,背后的经济风险正加速集聚。  目前看,股市波动主要还是美联储加息、股市回购力度减弱等内因所致。展望20...
  近期,美国股市的大幅波动引发了市场对美国经济前景的担忧。这并非黑天鹅事件。美国经济在2018年下半年出现一轮调整,且集中表现在股市上并不意外,当投资者在为美国经济欢呼雀跃时,背后的经济风险正加速集聚。

  目前看,股市波动主要还是美联储加息、股市回购力度减弱等内因所致。展望2019年,由于上述内因作用继续存在,经贸摩擦对美国经济自身的反作用开始全面显现,美国经济将面临更大的外部压力,美股波动的频率将更高,幅度会更大。作为经济的晴雨表,股市不稳定性增加亦暴露出美国经济风险在上升。

  经济亢奋背后有政策透支2018年美国经济延续了上年增长态势。四个季度GDP增速分别为2.0%、4.2%、3.5%、3.5%(预测值),预计全年能达到2.9%(预测值)。这一增速虽然没有实现之前特朗普许诺的4%高水平,但明显优于2016年、2017年的1.5%和2.3%,在2%左右的十年趋势线以上运行,更明显好于同期的欧元区(2.1%,预测值)、日本(1.1%,预测值)、英国(1.3%,预测值)、德国(1.9%,预测值)的经济表现,在发达经济体中表现突出。

  受宏观经济向好带动,美国劳动力市场日益活跃,股市创下历史新高。2018年11月,美国非农失业率已从年初的4.1%降至3.7%,为1969年以来最低水平,而欧元区2018年10月的失业率达8.1%。

  在美国经济整体走强和美联储加息提振下,2018年4月中旬以来,美元指数总体走强,一度突破97大关。但美国经济向好的同时,经济风险也在集聚。

  2017年特朗普正式入主白宫时,美国经济本已进入周期尾部,但是特朗普推出的大规模赤字财政政策拉长了周期。去监管化、为传统能源开采和出口开绿灯等政策,让美国的虚拟经济和实体经济开始发热,也让这个周期变得“尾大不掉”。

  特朗普积极推动的大规模减税方案《减税与就业法》从2018年1月1日起落地实施。

在个人所得税方面降低了税率,加大了税收抵扣和优惠力度;

在企业税方面将税率从35%削减至21%,“税收透明型”企业前31.5万美元收入可享受20%免税额;

在国际收入方面,美国从“全球征税体系”转变成“本土征税体系”,对当前企业以现金及等价物汇回的利润一次征收15.5%的税率,对留存收益征收8%的税率。

  上述政策推动了美国企业海外留存收益的回流。据估算,2018年美国企业将5000亿美元海外收益汇回美国。上述资金回到美国后,除分红外主要用于股票回购,成为2018年美国股市不断走高的重要原因之一。

  特朗普政府还大幅扩大军事投入。2018财年国防预算高达6920亿美元,较上年增加875亿美元,增幅达到14%;2019财年国防预算又进一步增加到7160亿美元。美国会预算办公室2018年10月的报告称,联邦政府预算赤字在9月30日结束的2018财年达到7790亿美元,为2013年以来最大规模的预算赤字,较一年前增加1130亿美元。大规模赤字起到了继续拉动经济增长的作用:截止到2018年12月,美国经济已保持了114个月的增长,创下了战后美第二长周期增长,GDP总量首次突破20万亿美元,达到20.5万亿美元。

  在此过程中,本应发挥逆周期调节作用的美联储却谨小慎微,虽然从2015年12月开启了加息进程,但货币政策总体上保持宽松基调,至今仅加息9次,联邦基金利率从危机时的零利率水平升至2.25%~2.5%的水平,加息速度和力度远低于政策水平。加息速度只按最低要求进行,其目的同样是为了继续刺激经济。此外,美联储从2017年7月开始对超过4万亿美元的资产负债表“瘦身”,但幅度很小,未来两年资产负债表总规模仍可能超过3万亿美元。宽松的货币政策环境实际上继续向市场注入流动性,压低市场利率,促进企业投资和居民消费。私人消费和投资受美经济整体形势向好和金融市场繁荣的影响而热情高涨。美联储继续扩张的货币政策在一定程度上促成了美国经济的过热和亢奋,但辜负了货币政策应逆周期调节的制度设计初衷。

▲ 美国拉斯维加斯消费电子展现场 刘杰摄▲ 美国拉斯维加斯消费电子展现场 刘杰摄
  2019年美国经济下行压力将明显增加

  经济有其内在规律,人为因素只能改变周期的长短,并不能从根本上消除周期。进入2019年,美国自身周期性调整需求将更加强烈,加之前述拉动因素作用减弱,以及经贸摩擦对美经济自身反作用的全面显现,美国经济面临的下行压力将较上年明显加大。

  特朗普政府的巨额减税政策对经济刺激的边际效用在2019年将明显衰减。美国推出的一系列扩张性财政措施虽对经济有刺激作用,也会令联邦政府严峻的债务形势继续恶化,实施赤字财政空间有限。特朗普在竞选中许诺的税改已经“落地”,虽然其坚称只会让联邦支出增长1.5万亿美元,但实际前景并不乐观:2019财年美国联邦政府赤字将达到9700亿美元,赤字率为4.6%,较上年上升0.6个百分点。据美国税收政策中心估算,大规模减税将在未来10年让联邦政府收入减少2.4万亿美元,财政赤字率将从目前占GDP的2.9%升至4%~5%。

  同时,特朗普推动的去监管化将加速金融风暴的来临。特朗普执政后,大幅放松对金融机构监管,华尔街再次迎来资本盛宴。

  2018年3月14日,美国参议院以67对31的比例通过法案,决定放松原本旨在加强金融监管的《多德-弗兰克法案》部分条款。

  2018年5月24日,特朗普签署《经济增长、放松监管与消费者保护法》。

  2018年5月29日,在特朗普政府的推动下,美联储投票通过,欲重新修订“沃克尔规则”,放松对特定中小银行自营交易限制,在减少金融监管的道路上迈出了第一步。“沃克尔规则”限制大金融机构的投机性交易,尤其是加强对金融衍生品的监管,以防范金融风险。

  据测算,仅取消“沃克尔规则”自营交易限制一项,就将使美前六大银行自营业务收入达到487亿美元,对应利润231亿美元;取消系统重要性金融机构额外资本金要求,可释放风险加权资产5万亿美元,新增税后利润739亿美元;每年金融业的合规成本将降低约47亿美元。

  去监管化对华尔街是巨大利好,也令美国股市看上去处于历史上最好时期,但其实已在亢奋期的最后阶段。目前美国金融市场泡沫化趋势已非常明显,高盛公司发布的最新报告警告,“熊市风险指标”正亮起红灯,该指标处于罕见的73%高位,这是上个世纪60年代末和70年代初以来的最高水平,未来12个月美股回报可能会跌至零。特朗普经济刺激措施制造的是一个无法持久的经济“海市蜃楼”,下一场危机正在酝酿。

  2018年12月,美联储虽顶住特朗普的正面压力坚持加息,但在2019年加息速度可能会大幅放缓。如果美联储加息步伐过快,将拖累消费和投资,甚至刺破股市泡沫。正因此,特朗普多次干预美联储货币政策独立性,警告美联储主席鲍威尔,意图维系泡沫。考虑到美经济可能放缓,美联储2019年可能会将此前预期的2-3次加息减为1~2次,时点集中在上半年,同时可能会减少资产负债表缩减规模。私人消费和投资易受不乐观外部形势的影响,将从积极转向中性和保守。

  贸易摩擦对美国反作用将全面显现

  2019年美国经济受到的最大外部冲击将来自贸易摩擦。美国推行的强硬贸易政策让美面临严峻的内外部环境。经济全球化是大势所趋,而美国却要硬生生地割裂美国和世界的经济联系。在所谓“美国优先”原则下,特朗普通过高关税政策封闭美国市场不让美国经济外溢。该政策短期内能“逼迫”资本或部分生产环节回流美国,但这一趋势无法长期延续。因为这违背了国际经济按照比较优势分工的规律,在“霸凌”压力下回流美国的生产环节,终将因脱离全球产业链而变得低效,推高生产成本,引发物价上涨、企业裁员,激化社会矛盾。

  首先,高关税政策对美经济的影响经过一段时滞后,开始在消费者物价指数(CPI)、生产者物价指数(PPI)上显现,生产成本上升侵蚀企业利润,消费者面临更高的终端产品价格,社会不满情绪将比上年显著增加。美国啤酒业协会称,对铝产品征收10%的关税将增加美国啤酒生产企业生产成本3.48亿美元。

  其次,在美国采取保护主义封闭国内市场后,其他各国也纷纷效仿,美企海外经营将面临更大的困难。美国投行摩根大通研究报告称,企业盈利状况不及预期将引发美国股市下跌。WTO总干事阿泽维多表示,美国发动的全球贸易战若持续,将让世界贸易萎缩60%,世界经济衰退2.4%。美国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的数据显示,如果美国真的对全球开征25%的汽车关税,19.5万美国工人将在1~3年内失业,而在其他国家采取反制措施的情况下,情况会更糟,美国将损失约62.4万个工作岗位。美国智库布鲁金斯学会的研究显示,如果全球爆发小型贸易战,即关税增加10%,大多数经济体的GDP将减少1%至4.5%,其中美国GDP将损失1.3%;如果全球爆发严重贸易战,即关税增加40%,全球经济或会重现上世纪30年代的大萧条。

  此外,为分散美国经济和市场风险,在美资本外流规模可能上升。市场“失血”将加重企业对前景的担忧情绪,在股市回购股票的步伐将大幅放缓,股市上涨乏力。

//s3.pfp.sina.net/ea/ad/4/14/dee18e130fe3efd4c7ca765e4696c4d3.jpg
  美联储的货币政策反而可能是2019年美国经济最大的稳定器,一旦出现较大市场波动,美联储货币政策方向将迅速调整,从紧缩转向扩张。

  美国经济的未来走势将取决于自身周期性调整、特朗普政府经济政策提振,以及美联储救市政策三者的互动。2019年下半年可能是美国经济的重要拐点。这一拐点是否会从“隐性拐点”变成“显性拐点”取决于美国经济政策走向。如果美联储为让“亢奋”的美国经济平静下来而加快加息步伐,特朗普的“二次税改”和基建计划推进遇阻,特朗普对外推进强硬贸易日程,贸易保护主义令美国企业盈利增速放缓,特朗普政府受债务上限和新财年预算案拖累而陷入关门危机泥潭,美国经济的长周期增长或将终结。

相关评论

本类更新

本类推荐

本类排行

本站所有站内信息仅供娱乐参考,不作任何商业用途,不以营利为目的,专注分享快乐,欢迎收藏本站!
所有信息均来自:百度一下 (威尼斯人官网)